今年“五一”期間,北京市紀委針對公款吃喝、領導幹部出入私人會所等問題進行明察暗訪,並將明察暗訪的範圍從高檔餐飲、私人會所擴大到郊區的“農家樂”等。據介紹,暗訪小組人員在接舉報後會以消費者身份跟蹤暗訪,也有直接進飯店後,就亮明身份查發票的情況。紀委人員還會在風景區、高速路收費站等地點捕捉公車出入情況,使用帶有攝像裝備的特製眼鏡、包包,再結合交警等部門的道路監控錄像分析。(5月8日《新京報》)
  節假日期間,是公款吃喝、公車私用、公職人員接受請托而出入娛樂場所等違規現象的高發期。儘管前年冬天以來,中央和各地地方強化了對上述違規現象的查處力度,整改頻率也顯著密集化,極大的遏制了“三公消費”態勢。但因為查處整改存在滯後性以及監督盲區,再加上一些地方和部門的運動式整治不可避免地在部分階段陷入疲態,就使得“三公消費”仍然持續存在,只不過表現得更為隱蔽。
  包括北京市紀委在內,各地紀委今年五一期間都針對公款吃喝等違規現象進行了明察暗訪。查訪情況印證了不少網民此前有關“三公消費”現象抬頭的擔憂。《新京報》記者採訪也證實,在北京延慶的一家位於深山的農家樂,因“保密性不錯”吸引了不在少數的公款吃喝。
  這種背景下,紀檢監察機關加強查訪,註重明察與暗訪的結合,配備隱蔽攝像裝備以提高暗訪技術水平,到餐飲機構調閱發票賬目,借助交警等部門的監控記錄,等等一系列的手段方法,確實都有其必要性,將有助於提高查訪效率,震懾“三公消費”單位和個人。
  但需要看到的是,這些做法的採用,並不足以改變紀檢監察機關一家查訪監督的被動性、滯後性,以及因為監控力量不足所造成的監督盲區和視角所造成的盲區。部分公款吃喝、接受請托吃喝分散到城市近郊甚至遠郊的“農家樂”,涉事公職人員改乘私人車輛前往,當次消費發票並不實時開具,除非舉報人提供準確線索,否則很難做到這類違規做法給予有效監督查處。
  而在許多高檔餐廳及連鎖中檔餐飲機構,會員制消費就已經帶有極大隱蔽性,幾乎不存在暗訪人員借消費者身份跟蹤暗訪的有效可能性,隱蔽攝像裝備也就毫無用武之地;一些餐飲機構還根據會員客戶的要求延後出具發票,意味著紀委上門查發票很可能查不出明面上的任何問題。
  要從根本上遏制“三公消費”,以及基於權力勾兌、利益傳輸的請托吃喝、旅游等違紀違法問題,只能通過更好的管住公職機關的錢和權來實現。這當然已經是某種意義上的老生常談。如果有關方面只傾向於考慮提高短期內查訪監督效率,又希望突破主管部門一家查訪監督的被動性、滯後性、監督盲區等問題,就應該把註意力放在鼓勵公眾監督併為之創造更好條件之上。
  《新京報》報道,北京市紀委已經暢通12388舉報電話,併在北京紀檢監察網開設“五一”“四風”問題監督舉報快線,鼓勵人民群眾舉報黨員領導幹部違反作風規定的問題——這樣的做法值得肯定,但形式上稍顯單一,且不夠積極主動。紀檢監察機關不妨向天貓、京東等電商企業取經,學一學這些企業如何激發用戶消費者參與興趣,讓更多的人加入到監督更顯隱蔽的“三公消費”的行列中來,讓腐敗分子陷入無處可避的監督網。
  文/鄭渝川  (原標題:紀委“武裝到牙齒”,監督公款吃喝還能做什麼�
創作者介紹

Christina

evuhv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